當前位置:首頁 > 教育 > 就業 > 正文

中國缺馬桶蓋、缺指甲刀……就是不缺一個自詡的“匠人”

來源:聚財網 | 2016-12-17 16:09:02 作者:

中國缺馬桶蓋、缺指甲刀……就是不缺一個自詡的“匠人”

中國缺馬桶蓋、缺指甲刀……就是不缺一個自詡的“匠人”

匠人精神是指工匠對自己的產品精雕細琢,精益求精的精神理念。工匠們喜歡不斷雕琢自己的產品,不斷改善自己的工藝,享受著產品在雙手中升華的過程。工匠們對細節有很高要求,追求完美和極致,對精品有著執著的堅持和追求,把品質從99%提高到99.99%,其利雖微,卻長久造福于世。

在中國古代,甚至可以說“匠人”其實是下等手藝人的代稱,說一個手藝人有匠氣,是一個不算褒揚的詞匯,甚至是把他的創造力貶低到地平線以下了。然而,今天的中國,幾乎所有的階層都言必提匠人,可笑的是在我們老祖宗那里被貶低的一個詞匯,卻成了互聯網、智能硬件、廣告人、自媒體、餐飲、金融、電商……等各界人士喜大普奔、榮耀加身的熱詞。可是,中國缺馬桶蓋、缺圓珠筆芯、缺電飯鍋、缺指甲刀……什么優質商品都缺,就是不缺一個自詡的“匠人”。

鋪天蓋地的匠人精神充斥著整個2016年的中國,就連出版業也呼呼啦啦出了幾十本冠以“匠人”名頭的,恕我直言,這才是對匠人精神最大的嘲諷。“匠人精神”“匠心”這些詞在中國已經成為爛大街的口號,但真正的匠人會把這些掛嘴邊嗎?“致匠心”就像“致青春”“逃離北上廣”“一說走旅”一樣,都被后來一系列的營銷給玩爛了。

什么人都說自己有一顆匠心,匠心就像一劑興奮劑,成為后互聯網時泛濫的精神現象,這似乎映證了一個連把活兒干好都是稀缺現象的病態社會。實際上,今天廣泛追求的所謂匠人精神,似乎只是認認真真做事,可是,這難道不是原本就應該遵守的常識么?

▌匠人精神與商業社會

01 工業與現代文明:從身份到契約

在全球工業文明時代之前,匠人是作坊手藝人的一個總代稱,因為社會分工協作的低效,必須要一個匠人完成造物全流程,所以他們必須在較少的社會協作前提下,完成一個完整的造物過程。這在前工業時代,是一種身份的象征。

隨著工業時代的到來,社會的專業化分工和大規模陌生協作機制讓小規模作坊匠人走向了沒落,歐美的大規模制造企業內,這種孤獨造物的執著生態逐漸消弭,所以匠人精神則逐漸走向了歐美工業社會最主流的職業和契約精神,從身份到契約,正意味著現代社會的誕生。

02 中國工業化與匠人階層的斷層

中國社會在經歷一個緩慢且漫長的從身份向契約轉變現代化過程,而且這個過程至今仍然非常不充分。與此同時,中國大規模工業化進程,讓大部分手工藝人都走進了車間,變成了打零工的城市流民,然而第一輪工業化進程又是極其粗放且低效的,幾十年的改革開放,使得手工藝人階層逐漸走向了消失,工匠階層的斷層導致工匠精神在粗放的工廠車間里并沒有轉化成現代社會所需要的職業精神和工業精神。也就是說哪怕是靠譜的工藝品工匠都是稀缺且罕見的,就更不用說藝術品創作者了。

真的是這屆人民不行嗎?事實并非如此,因為,絕大多數人,在被作為人的時候都有努力做好事的追求,然而這幾十年的中國社會并不能充分地把人當成人,人只是被當成了勞動力,甚至只是簡單的工具。只提供簡單、倉促的培訓,實際上并沒有提供一個讓工匠精神在工業背景下得以發揮和提高的環境。也就是說我們中國人,還沒有完成從身份到契約的轉變,中國社會至今距離真正的現代社會還有一段不可回避的路要走。

03 互聯網連接紅利殆盡的必然

信息經濟時代和移動互聯網通過強大的連接能力,打造了新一代經濟的基礎設施,2015年年底,連接效應紅利接近尾聲,幾乎所有基礎設施平臺都在呼喚,那些真正可以提供優質產品和服務的工匠階層,然而,光靠呼喚和推崇,就能立刻誕生符合這個移動互聯基礎設施之上的新一代匠人嗎?

在以上的三個重要的背景下,就出現了中國社會廣泛呼喚工匠精神的現象。在現代工業與商業文明之前,匠人精神是對產品交付信用的人格與身份背書,工業文明和商業文明以后,就轉變成在新的協作體系之下對工作熱情、執著、嚴謹、認真負責、追求極致等等為一體的,一種現代商業社會的基本職業與契約精神。說到底這種精神已經是成熟商業社會的基本職業素質,我們一味地標榜匠人精神的時候,似乎忘記了其實現代商業文明的底層邏輯就是這些基本的職業道德。如果,我們把最基本的職業道德,當成了可以標榜的所謂精神,是不是就意味著我們的職業素質已經到了每況愈下的境地?

日本和德國制造業做得好,不是因為他們有所謂的工匠精神,而是因為他們認為這就是他們最基本的工作要求,不能完成一整套高標準的協作,根本無法滿足商業社會的廣泛協作的需求,低水平制造出來的產品就自然會被商業社會自動淘汰。想要在市場上立足,就一定要滿足商業社會的需求,要在競爭中獲勝,就必須要追求極致,因此追求極致成為商業社會的基本倫理。

商業思維講的是如何滿足市場需求,并且取得競爭優勢,這是身為成熟出版人的最基本要求。在這個基本要求之上,我們才有資格談什么匠人精神,而我們如今連這個基本的職業要求都沒有做到,還奢談什么匠人精神?做好你的手藝,是一個文字匠人存在的基本要求,否則市場一定會公平地淘汰掉你;我們可以不斷追求卓越,卻不能標榜自己履行了基本義務。

其實,在這種泥沙俱下中,我們不妨先來反思一下,新時代里,匠人精神的本質是什么?

▌匠人精神的本質

在很多行業,尤其是文化創意產業,中國絕大部分從業者都有荼毒頗深的精英意識幻覺,尤其是出版業,大多數從業者都患有嚴重的精英意識幻覺。從事這個行業的人,也往往有一種莫名的分別心和奇怪的傲嬌感,他們認為做思想傳播甚至比做教育還要更有價值和地位,言必提匠心,言必提文藝,言必提情懷。

但是實際上,相對于一個合格的從業者而言,我們的很多出版人不是強調“匠人精神”太少,而是曲解了匠人精神太多,一味地把教化他人,取悅自己當成了所謂的匠人精神,而文化擔當、文化責任只是一個所謂的“匠人精神”借口罷了。出版業離真正的出版工業與商業文明相去甚遠,就更不必說基于移動互聯和人工智能基礎之上的全新出版業態。我們對商業社會的認知不僅是“鴕鳥策略”般漠視,而且更有“刺猬策略”般排斥,出版業,是我至今見過的最自以為是的行業。

全球最好的奢侈品都得益于當年擁有最好的匠人,以愛馬仕、香奈兒、LV這些品牌為例,不僅包做得好,并且做到了適度的工業化,這才是工業時代的所謂匠人。

一個出版人的專業性無非有三點:第一就是價值的發現能力。出版人就像天使投資人一樣,都要有敏銳的發現價值、鑒別價值的能力。我們要有從海量信息之中識別出代表用戶需求的稀缺價值,例如,我們曾經操作過的選題《21世紀資本論》、《從0到1》、《科學跑出來》等等,都是我們作為出版人篩選信息識別價值的專業能力。

第二點是知識產權價值的增值能力。比方說如果我們要出版一些跨媒介的出版物,比如《舌尖上的中國》紀錄片圖書的出版,作為一個有專業性的出版人和策劃人,需要綜合電視媒介語言背后的信息,通過再次創作把它做到完整,再用出版物呈現出來,這個工作其實是極其艱難的。在信息快速流動的今天,一旦浪潮過去,產品就不可能大賣,也就是說要在紀錄片播放之后盡快出版上市。

所以,既要抓緊時間,又要追求以用戶立場和需求出發的精神,并且追求極致,才能把這個類型的出版工作做到足夠專業。另外,以商業大佬寫書為例,要通過把馬云、周鴻祎、劉強東等大咖50多次演講的邏輯穿在一起,呈現一個完整、飽滿、有肌理感的價值。就像從沙灘上撿珍珠一樣,撿了大大小小的珍珠,再一個一個打磨,然后再用一個完整的邏輯把這些珍珠串起來,最終再通過一個主題價值進行整體呈現,這個過程中通過創意與策劃產生的稀缺性價值,就是作為出版人的匠心與專業性,也是知識產權價值得以增值的關鍵。

第三點是價值的表達能力。作為出版人,即使有好的選題,但沒有正確的價值表達,用戶也不明白你要表達什么,那么傳播效率就會很低。一個產品,如果不能高效送達給用戶,就不能把作者、思想和知識產權變成更高的價值。很多公司都是靠價值表達取勝的,例如小米就是靠營銷和運營驅動達成第一波成長,而所謂的米粉和黑科技粉則讓這種價值表達形成了一個風潮。價值表達能力是一個非常重要的能力,也是創業者彎道超車的重要技能。

以現代文明的鞋子和衣服舉例,追求私人定制的精神在手工業時代,是不折不扣的工匠精神;然而工業時代,在一定的用戶需求區域內,誕生了“均碼”,因此最大化滿足用戶需求最大公約數的能力與把產品做好共同加持的精神,就是工業時代的工匠精神,然而在后工業時代,我們應該追求一種怎樣的工匠精神?
 
當下社會,真正的匠人精神要在用戶需求最大公約數和藝術家精神之間找到最佳平衡點,要追求極致,要在打磨產品上付出你的精力和時間。所謂的偽精英意識和偽藝術家幻覺都在滿足自己創作的愿望,而沒有考慮到用戶的需求。匠人精神,本質上并不直接對等于藝術家精神,因為即使是追求極致,也并不需要太多的從業者自我意識的表達,匠人精神的本質是為了解決絕大部分用戶的難題而做的產品和服務的設計,能夠為用戶提供便捷而美好的稀缺價值所做的努力。在產品設計與打造的過程中,他們用心去感受到人類能夠共同感受到的價值觀和精神,以及因此觸發的用戶的感動,才稱得上真正的匠人精神。

在后工業時代,我們還未能實現真正工業化私人定制之前,一個當代匠人仍然需要滿足用戶的最大公約數需求,在解決用戶的難題和應用場景之中,為他們提供盡可能便捷且美好的精準服務,為用戶提供稀缺而持久的價值,這才符合匠人精神的基礎要求。

▌重新定義匠人 

移動互聯網時代和智能時代的接連到來,實際上已經昭示著匠人知識的迭代速度已與農業與工業文明時代不可同日而語了,新經濟與新世界的一個最大難題就是如何在利用新技術的同時像匠人一樣思考。新技術在不斷驅動新的技藝,譬如說編程技藝,生命科技、人工智能、機器智能、大數據等全新技術背景下,必將誕生一大批基于新技術的新工匠,全新的技藝與協作要求也隨著移動互聯的全新組織方式在不斷變革。而且最重要的是,每一代際的技術之間的隔閡都是前臺新工匠不能輕松掌握的,所以新經濟正在重新定義未來的工匠精神。

以用戶為中心,超越用戶預期是新匠人精神的精髓。以用戶為中心,并不是用戶至上或者把用戶當成上帝這種簡單的字面解釋。匠人的精髓是對他人體驗的尊重,用戶的理解力就意味著你要在手藝的表達之先,感知到用戶想要什么。真正的工匠在造物或者提供服務的時候,要做到的第一點就是產品的研發和送達都要以用戶的需求和時間為中心,而不是讓用戶追著你的產品和服務跑。
 
其次,最重要的就是超預期,超預期是新時代匠人的必要思維方式,在一個注意力稀缺的時代,沒有意外的超預期,獲得用戶青睞的可能性將越來越低,這就是全新匠人精神的靈魂。

一流的心性,必有一流的作品。一流的心性,并不是要傲嬌地形成一個鄙視鏈,而是在用戶面前保持謙卑心、同理心和利他心,這是新匠人精神與商業文明之中的天使之心,用這樣的心態工作的工匠,一定會不斷打造出熠熠生輝的作品。作為一個匠人,一個商業社會的人,在用戶面前要永遠保持謙卑,而不是把用戶當成受眾、當成被你推銷的對象。

秋山木工的創始人秋山利輝說:“凡是對人熱情的木匠,手上的活兒也不錯;反之,對人不耐煩的木匠,手上的活兒也不怎樣。” 這里的心性實際上意味著一種對待用戶的“德”,“德”比“藝”重要,技術經過實踐可以快速提高,品德和格局則很難快速提升,需要慢慢“磨出來”。

自我賦能,開放協作,匠人的本質是對自己天分的尊重,就是找到一個愛干的事,認真干好它。一個合格的匠人,甚至要有一點自負性的自尊心,這種自負不是對用戶,也不是對同行的,而是對自己的。這份自負與自尊,令他們對于自己的手藝要求苛刻,并為此不厭其煩、不惜代價,但求做到精益求精,完美再完美。這是一種因為自身本領高超而產生的自信,只有自信才能帶來勇氣,逼迫自己努力前進。

自尊是獲得自我賦能的前提,自我賦能的人更加容易在工作中獲得更多的自主權和創意力,進而能夠通過高效自主學習適應不斷變化的新環境。在一個組織內部,員工所在的公司層次越低,創新空間就越小,只需機械執行的人,不會成為真正的創意精英。《重新定義公司》里面說到的創意精英就是那些可以充分自我賦能的人,他們不僅僅可以提升自己,并且可以通過開放的協作關系,帶動整個團隊的創意能力。

失去開放協作能力的匠人,在全新的時代將成為一個無效的匠人,全新的社會化分工,要求新一代匠人不僅必須和組織內的人產生協同、委托授權、驗收等多方面的工作,還要完成組織邊界之外對應的工作,若非如此,我們必將成為一行看似深奧但卻無法連接的無用代碼。

匠人精神,并非一成不變,新的技術無時無刻都在改變它,然而唯一不變的就是,我們用愛和尊重去做產品和服務,而這正是商業社會的美好之處。很多人以為匠人精神和商業社會是一對不可調和的矛盾,實際上,從始至終,它們都互為表里且表里如一。

是的,人人都可以成為匠人,因為匠心——把事情做好的欲望是植根于每個人內心深處的人性沖動。新經濟和新時代也在重新定義匠人精神,我們不僅要傳承傳統匠人精神的精髓,也要用新的技藝要求錘煉自己,更要用實際行動告訴那些鼓吹偽匠人精神的人,什么才是真正的匠人精神。然后,用哲學家的大腦,詩人的心,工人的手把喜歡的事情做一百遍,然后去影響這個世界,我也想用這樣的方式贏得作為一個出版人體面的一生。

更多>>精彩圖片

辽宁11选5历史开奖结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