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現在的位置是:首頁 > 時尚 > 閱讀閱讀

仿古龍風格小說一篇:月黑風高 煙王終于現身了【圖】

2019-04-16 11:33:14【閱讀】人已圍觀

簡介月黑風高。 櫻花西道。 火光一明一滅, 近了。 “答~答~” 腳步聲。 人, 一個孤獨的人。 只有孤獨的人才能在黑暗中生存。 頭發零亂,衣衫襤褸。 但他不是乞丐。 因為眸子中的殺氣, 讓你知道這決不是一個乞丐。 煙王終于現身了。

仿古龍風格小說一篇:月黑風高 煙王終于現身了【圖】

月黑風高。 櫻花西道。 火光一明一滅, 近了。 “答~答~” 

腳步聲。 人, 一個孤獨的人。 只有孤獨的人才能在黑暗中生存。 頭發零亂,衣衫襤褸。 但他不是乞丐。 因為眸子中的殺氣, 讓你知道這決不是一個乞丐。 

這條路他已記不清走過多少回了。 他從這條路來, 再從這條路去。 一個人。 從來如此。 他喜歡這樣。 沒人知道為什么。 也沒人敢問為什么。 因為他是仇不死 ——“煙鬼”仇不死, 一個在煙壇響徹云霄的名字。 這就夠了。 

他確實如鬼魅, 黑暗隱沒了他的一切。 只有手上明滅的火光, 宣示著他的存在。 沒有人知道他抽煙有多快, 只知道他一天買兩個打火機。 也沒有人知道他抽過多少煙, 只知道這條路上的櫻花都是他進校以后枯死的。 很多人向他挑戰。 包括“煙王”席三千——一個曾經同樣如雷貫耳的名字。 

比武那天, 所有人都離開了宿舍——遠遠地、膽戰心驚地望著。 

沒有人打119。 因為所有人都知道那無濟于事。 可是席三千只抽了一支煙, 就敗了。 當他點燃第一支煙的時候, 他就知道自己敗了。 敗得很慘。 從此, 煙人中沒有“煙王”。 

只有“煙鬼”。 

櫻花道西, 三十米, 洋槐掩映著一條小路。 路是水泥路, 很多年沒有修了。 路左扒開了一段, 散發著泥土的腥氣。 路的盡頭, 是一處小店。 沒有人。 門上懸著塊匾額, 油漆已經斑駁了, 卻依稀可辨“教育超市”四個大字。 

店是小店。 卻沒人敢小看它。 想當年工商、稅務、衛生、檢疫四大幫派聯手圍攻, 也未能動它一根寒毛。 從此四大幫派再不敢踏入交大半步。 從此它聲名顯赫, 從此就有了這塊匾。 

她微微睜開了迷離的雙眼, 一縷風, 吹到她的臉上。 這是一張任何男人都會驚嘆的臉。 雪膚,明眸,朱唇,皓齒。 每天, 無數貪婪的目光在這張臉上游移, 她泰然處之, 因為她是這里的紅牌姑娘。 每天, 無數憤怒的目光在這張臉上廝殺, 她無所畏懼, 因為這里是“教育超市”。 

一切都好像在她的掌握之中。 沒有波瀾。 她習慣了。 但是今天, 眼前的這兩道目光, 卻讓她感到一種從未有過的感覺。 

“你來了” 

“是” 

“我原以為沒有人會來了” 

“我來了” 

“天已經這么黑了” 

“那不表示我不會來” 

“你不應該來” 

“我來了” 

“我們打烊了” 

“我已經來了” 

“……” 

“這么說,你一定要買?” 

“是” 

“沒有商量的余地?” 

“是” 

“從來沒有人敢打烊后來這里買東西!”她有些慍怒了。 

“那是因為我剛剛來”他平靜如初。 

對視…… 

片刻,她幽幽的嘆了口氣。 “好吧,你要什么?” 

“極品玉溪” 

“什么!”她心中一驚,臉上籠了一層寒氣。 

“極——品——玉——溪!”他緩慢地,卻異常清晰地吐出四個字。 

沉默…… 終于,她又回復了冷靜。 “你知道它在我手里?” 

“是” 

“誰告訴你我這里有?” 

“朋友” 

“你這么相信朋友?” 

“我原先也不太信的,可是,現在我相信了。” 

“為什么?” 

“因為你的眼睛告訴了我答案” 

“……可是已經有六十個人來買過了” 

“我知道” 

“極品玉溪只有一盒” 

“我知道” 

“那你為什么還要來?” 

“因為你還站在這里,煙還擺在那里。” 

沉默,又是可怕的沉默。 但是殺氣,沖天的殺氣,卻在交鋒著…… 

“你真酷” 

她拋去一個醉人的笑, 足以迷倒十個彪形大漢。 她有這個自信。 可是這次她失算了, 她沒看透面對的是一個什么樣的人。 在他的眼中,只有煙。 而錯估了對手, 等待她的結果只有一個。 “地球人都知道”他不帶一絲笑意。 

這個弱不禁風的男人, 如此輕松地化解了她的絕技。 她的眼中掠過一絲殺氣,但很快又平復了。 “難道在這里你就看不上別的什么嗎?” 

水蔥般的手指掠了掠長發,露出玉頸、香肩和一抹酥胸。 她使出了殺手锏。 只使一次。 一次就夠了。 因為任何男人都經不住一招。 除非他已經死了。 而當中招者抱著一大堆東西走出超市時, 一切都晚了。 殺人于無形, 宰客于未醒, 這是她的秘訣。 “是”他冷酷依然。 

今天, 眼前這個男人, 終于讓她嘗到了失敗的滋味。 

她用顫抖的雙手遞過來, 但他沒有接。 “左數第十三盒”他冷冷地說。 

她的手僵住了。 “都是一樣的,這里沒有真的” 

“左數第十三盒” 

“它已經放了很久了,你看那灰” 

“我說了,左數第十三盒” 

“為什么一定要那盒” 

“它是極品玉溪” 

“我說了,這里沒有真的。” 

“除了那一盒。” 

“你怎么知道!你怎么知道那是極品玉溪!!!”她瘋狂了。 

“真正的極品玉溪,它的香氣是擋不住的,塑料、玻璃、灰塵都遮掩不了, 而我的嗅覺還算靈敏” 

她終于注意到他手上明滅的火光了。 她發現自己犯了一個多大的錯誤。 可惜,一切都太晚了。 “你……你是煙……煙……” 

“是” 

她終于崩潰了。 

柜臺上, 一張淡藍色的紙幣, 是他留下來的。 他為此花了兩個鐘頭, 跑遍十八個宿舍, 找了五十三個同學。 現在, 她對著這張紙幣呆呆地立著。 她敗了, 敗給了“煙鬼”。 

這并不羞恥, 但她不想接受這個事實。 “煙鬼……煙鬼……” 

她一遍又一遍地念著這個名字。 她要記住他。 突然,她好像想起了什么。 她抓起紙幣, 瘋狂地在驗鈔機上摩擦著,摩擦著, 但是, 沒有任何反應。 她癱倒在地上,淚水終于奪眶而出。 “煙鬼……你好狠……” 

他輕輕地拂了拂盒上的灰塵, 讀著“吸煙有害健康”的小字,嘴角終于露出一絲微笑。 這是他今天第一次笑。 這一刻, 他等了很久了。 

火光漸漸遠去了, 消失在法國梧桐的后面。 空氣中還留著刺鼻的煙味。 夜, 深了!

  • 微信收款碼
  • 支付寶收款碼
打賞

Tags:古龍   小說

隨機圖文

文章評論

    共有條評論來說兩句吧...

    用戶名:

    驗證碼:

辽宁11选5历史开奖结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