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前位置:首頁 > 百家爭鳴 > 葉檀 > 正文

葉檀:磨刀霍霍!誰在謀殺大白馬?東阿阿膠的驢皮與云南白藥的牙膏【圖】

來源:www.prjnhm.live | 2019-09-24 15:25:39 作者:葉檀

葉檀:磨刀霍霍!誰在謀殺大白馬?東阿阿膠的驢皮與云南白藥的牙膏【圖】

中藥需要的不是一根棍子,而是一面篩子,篩選出真正的高科技企業。

東阿阿膠這只大白馬股目前的處境,反應了一些中藥白馬股的真實困境,表面高科技,實際大消費,專業靠品牌、營銷和推廣。

東阿阿膠這只大白馬,是靠驢皮信仰支撐起來的。

根據年報,2018年,阿膠系列產品(阿膠、復方阿膠漿與阿膠糕)營收63.16億元,占營業收入比重86.08%。

一句話,東阿阿膠主要靠阿膠系列產品,中成藥、食品都有,阿膠的主要原材料就是驢皮。

驢皮信仰倒塌 誰在謀殺大白馬?

驢皮有什么用?補血。憑什么可以補血?經驗。

全球驢子很緊張,擔心被中國人用來補血。

驢皮信仰一直很堅固,否則驢皮和阿膠的價格不可能一直上漲,東阿阿膠提價不是錯,只要市場認就行。

全國阿膠產量一年大概5000噸,有人折算了一下,需要400萬張驢皮。

阿膠多了,養驢的人沒有大幅增加。國家統計局數據顯示,1990年中國毛驢產量1100萬頭,2012年,下降到462.4萬頭,2017年,又下降到267.8萬頭,累計下降幅度42.1%。

阿膠企業滿世界找驢皮,東阿阿膠老總只好當驢倌。2018年,全球毛驢存欄量約4400萬頭,集中在亞洲、北非、南美等地區,以及部分歐洲國家。有媒體報道,全球每年驢皮的貿易量約為180萬張,真實需求量可能更高。

很快,傳出了一些地方不滿中國企業殺驢的消息,也傳出了某某堂阿膠檢出豬DNA的消息。煮了又煮的皮,很難檢出DNA,能檢測出豬和牛的DNA,也是活見了鬼了。圖片來自pixabay

驢皮價格持續上漲。

據山東阿膠行業協會統計,2010年前,每張驢皮不到500塊錢,2014年,突破1500元,2015年,平均收購價格超過2600元,最高的時候,一張大皮超過3000塊錢。

驢皮煮成膠,驢肉也得用上。淮河以北遍地驢肉火燒,天上龍肉、地下驢肉的順口溜江湖流傳,雖然,誰也沒有吃過龍肉,權把驢肉當龍肉吧。

東阿阿膠憑借品牌優勢,價格漲上了天。東阿阿膠老總一直把提價這件事情稱為,價值回歸。

從2006年起,每隔八個月,東阿阿膠就漲價。從2010年至2017年期間,東阿阿膠漲價11次,零售價從130元一千克瘋漲至5400元一千克,漲價幅度高達41倍。

上市時,東阿阿膠毛利率37.20%,而后,穩定在65%左右,漲價功不可沒。

形勢如此之好,為什么大白馬會變成斑馬?

有各種原因,關鍵的是,驢皮信仰逐漸倒塌。

這根消費總量是不是下降沒有關系,跟大家信不信有關。

東阿阿膠還是阿膠行業里護城河最寬的企業,但這條護城河正在干涸,一群現代醫學的信仰者不求名、不求利,把破除驢皮信仰當作自己的信仰。

丁香醫生發表了一篇文章,《阿膠,被神化的水煮驢皮》,名字說明一切,用現代科學看,水浸、水煮除了讓水富營養化之外,沒有太上老君的煉丹爐,不可能合成什么新物質。

結論是,驢皮這種蛋白質還不如雞蛋。

一群醫學專業人士,還會講故事,殺傷力就太大了。

當一群信仰者遭遇另一群信仰者,世界將會怎樣?答案是,質疑者越來越多,驢皮和阿膠庫存量越來越大,庫存越來越大。

遭遇如此尷尬的場面,一家面子薄一點的高科技企業,會用數據說話。

阿膠的精神領袖秦玉峰回應過“水煮驢皮”的質疑,“東阿阿膠檢測出了1400多個糖肽類,可以在煉制過程中轉化成糖肽類,這是它的神奇之處。它不是膠原蛋白,也不是氨基酸,這是重大發現,我們會有一系列的重大發現,把它開發成一系列的產品。”

但這一句話,說明不了什么問題。

東阿阿膠是一家高科技企業嗎?從研發投入上看,有點懸。

2017年,東阿阿膠研發投入2.25億,同比增長30%,占營業收入3.06%,勉強符合高新技術企業標準。2018年,東阿阿膠全年研發投入2.44億元,同比增長8.07%,占全年營收比例3.32%。

這樣的投入,在中醫藥企業里面比較高,相比之下,片仔癀只有2.12%,但跟真正的高科技企業比,是九牛一毛,跟恒瑞這些以開發新藥著稱的企業,沒法比。

按照Jeff Williams的時間循環分類法,制藥業屬于slow cycle,研發占銷售比例在10-20%之間。

要命的是,銷售費用居高不下,大口吞噬著利潤。

2017年,東阿阿膠銷售費用18.05億元,同比增長11.57%。從銷售費用率來看,東阿阿膠連續三年超過20%。銷售凈利率連年下降,從2012年的34.47%下降至2017年的27.73%。

財務數據告訴我們,這是一家靠品牌、靠渠道、講故事的企業,是一家靠驢皮補血信仰支撐的行業品牌企業。

現在,這些企業只能講故事,講不了太多的數據。

順便說一句,有博士后工作站,有各項專利,這些都證明不了這是一家以研發見長的企業。實際上,研究中藥有效成份太難了,講故事要容易得多。

屠呦呦憑一個中藥 得到諾獎!

研究中藥的有效成份并且提取出來,是件特別困難的事。

難到什么程度呢?做成了,可以得諾貝爾獎。

1951年,扎著麻花辮的屠呦呦進入北京醫學院,1969年領命加入課題組,研究抗瘧疾的藥。2016年,獲得諾貝爾生理學或醫學獎,成為中國第一位得到自然科學方面獎項的科學家。

這歸功于屠呦呦團隊在40多年前的一項研究。1972年,她和她的同事成功提取到了一種分子式為C15H22O5的無色結晶體,命名為青蒿素。她用一輩子研究了一種中藥,靠著勤奮和幸運之神的眷顧,獲得了成功。

我國中藥研究領域,唯一成功的就是這一例。一鳴驚人之后,說不定還要幾十年,只能得到下一次的成功。

而且,青蒿素的成功多虧團隊研究、政(府)撥款。到現在,還有人對屠呦呦得獎氣不憤,認為是團隊的功勞,甚至自己的功勞更大一些。

起碼到現在為止,還沒有一家中藥企業愿意花40多年的時間,做一項可能徒勞無功、徹底沉沒的工作。

克林頓政(府)時期,集美國國家之力研究抗癌藥,不算成功。如果這是企業的投資,估計企業就破產了,這樣的的風險投資需要集政(府)與企業共同的力量。

柳傳志和倪光南的貿工技還是技工貿之爭,在中藥領域同樣存在。絕大多數企業會以生存為第一要義,這可以理解,但很多企業會打著高科技的招牌。

如果屠呦呦和任正非這樣的科學家、企業家更多一些,中國突破高科技瓶頸的會更快一些,驢皮信仰,說不定就有了科學支撐。

還有一些中藥企業,逐漸成為日用品公司,那也行,但這些企業不可能參與國際高科技領域的競爭。

以著名的中藥企業云南白藥為例。

云南白藥四大核心板塊是藥品、健康品、中藥資源和醫藥商業,但有一個產品(云南白藥)的利潤卻占據了大約半壁江山。

2019年上半年,云南白藥集團營收138.97億元,牙膏營收24.74億;凈利潤22.47億元,牙膏凈利潤約9.56億元,占比42.5%。

云南白藥牙膏市占率增長高達20.1%,超過黑人牙膏,全國市占率第一。

從地區方面看,云南白藥國內收入為136.43億元,同比增長6.22%。毛利率為29.43%,同比下滑2.29%。國外市場收入為2.22億元,同比減少21.55%。毛利率為0.85%,同比下滑5.77%。

這家企業無法介入國際競爭,跟華為這樣的企業不是一個數量級的。

不僅中藥大白馬,其他醫藥企業也在向消費企業狂奔。

從一個數據就可以看得出來。根據新浪財經的統計,2018年年報顯示,wind醫療保健行業290家醫療保健類上市公司,2017年銷售費用1772億元,同期研發費用只有319億元,不足銷售費用的五分之一。

中藥企業賴以續命的注射劑,監管越來越嚴。

數據顯示,2016年中國城市公立醫院、縣級公立醫院、城市社區中心及鄉鎮衛生院(簡稱中國公立醫療機構)終端中藥注射劑的總規模超過1048億元,其中在中國城市公立醫院以及縣級公立醫院的市場份額合計超過八成。

2017年,在中國公立醫療機構終端銷售的注射劑的市場規模為1021.5億元,同比下滑了2.52%。

醫藥監管肯定越來越嚴,一個魚腥草和大分子玩藝兒就靜脈注射,想想就可怕。

資金在逃離。

今年3月14號,國家醫保局公布《2019年國家醫保藥品目錄調整工作方案(征求意見稿))后,資金恨不得多長多條腿,“逃離”中藥注射劑個股,康恩貝跌停。

中藥信仰不會倒,驢皮和魚腥草的信仰肯定會倒。

驢皮信仰倒塌的背后,是國民對于科學精神的熱切期盼,對于真正的高科技企業、對于屠呦呦式科學家的期待。

  免責聲明:本文來自互聯網自媒體平臺,不代表聚財網的觀點和立場,亦不構成投資建議,據此入市,風險自擔。
更多>>精彩圖片

辽宁11选5历史开奖结果